兔死狗烹、鸟尽弓藏

狡兔死,走狗烹,飞鸟尽,良弓藏。

文种

越王勾践,卧薪尝胆,采用文种之计,七计之三,已灭吴矣,然则“飞鸟尽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。”勾践此人可以共患难,不可同富贵。吴灭后,嫉其才而疑其反,文种终被赐死。

吴起

吴子,与孙子并称“孙吴”,著有《吴子兵法》,亦与《孙子兵法》并称为《孙吴兵法》。鲁、魏、楚国经其变法,走上富国强兵之路。然其变法,削弱了王宫贵戚之权利,楚悼王既没,各王氏宗亲群起而攻之,吴子伏尸于楚王,终死于乱箭,因此遭连坐诛族之贵族者70余人!

李牧

李牧用兵,神出鬼没,多奇兵,早年抗击匈奴,居代郡,守雁门,屡挫匈奴,一役斩首十余万,教胡人10年未敢南窥中原。后抗秦护赵,立战功无数,保弱赵不为强秦所灭,然赵王昏庸多疑,听佞臣郭开之言,疑其反,诛李牧,无多时,赵为王翦灭!

商殃

秦何以为强,变法也。奖励耕战“赏不遗匹夫,刑不避大夫,使天下之利系处于一孔。”的基本国策。秦内修明政理以储军国之资,外开疆辟壤与列国争衡。经变法后的虎狼之师与东方列国大小百余战,共计歼灭六国军队一百五十余万。在“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”的大战场上,冷血的秦人踏着六国之人的尸骨与鲜血走上了统一之路。而变法之创者商殃,也跟吴起一样因为得罪贵戚,而被车裂于市。

韩信

秦末,四处烽烟四起,秦之统治,岌岌可危,项羽刘邦,逐鹿中原,韩信者,幼年受胯下之辱,励精图志,学兵法,为万人敌,与赵背水一战三万灭其二十万!一时所向披靡,后从汉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,袭强楚之不备,及霸王自刎。“敌国破,谋士亡”,陈平、吕后、萧何共谋之,被诛于长乐宫钟室。